搴舟

【叶蓝】秦岭秋风㈠

*江湖paro
*私设如山
*人物属于虫爹,occ属于我

  西岭,一线天。

  一群年轻人不知疲惫似的胡乱地在树林里穿梭,只感觉  树非要晃花了自己的眼。终于,有人忍不住了,对为首的那个清秀的青年说:“蓝师兄,我们都逛了大半天啦,树都和我相看两厌了,休息会吧。”

闻言,蓝河停下来转身无奈地看这些累却仍闹成一片的人——这是蓝溪阁的新进弟子,这次由他领队做出山试炼。蓝河心疼他们是初次下山,看着天色确已过了大半,于是点点头:“走,去问源河边休息。”说罢原本坐着的弟子们一跃而起,乐颠颠冲向前去,把蓝河丢在屁股后面。

  有个走得慢,和蓝河并行的人问道:“蓝师哥,三天了,这里真的有我们要找的猫妖吗?”

  “当然有,只是它们……”蓝河正说着,前面的人忽然向他们招手,那弟子以为是猫妖找到了,“嗖”地一声跑了。蓝河站在原地,把“行踪诡秘,很难遇到”在嘴里骨碌了几遍,默默地咽了下去。等赶了过去,才知道弟子们围着的不是猫妖而是个——人。

  一线天有条河,曾经有人想寻着河岸找它的源头,可不知怎么地就绕进了树林里不辨西东,又迷迷糊糊地顺着河岸走回来了,故名闻源。现在这条河边躺着个昏迷不醒的人。蓝河他们发现他时,这人衣服上凝着大块大块暗紫的斑,破破烂烂的看不出原样,只有怀中紧紧地抱着一把古怪的朱红色大伞,那力气不大却很倔,使蓝河在替他换上干净的衣服时也需用上几分力道。

如此这般忙完后已是皓月当空,三五个人围坐在火堆旁说笑着。蓝河靠着树,正津津有味地听这些愣头青讲鬼故事,听得正入迷时,忽然耳边炸起一阵咳嗽声,吓得他差点跳起来一剑向旁劈去,转头却看到了一张有些虚胖的脸, 缓缓地撑着地面坐起来。蓝河有点惊讶——此人从不省人事到悠悠转醒竟只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,不禁感叹:“这人生命力真顽强!”

  叶修感觉自己处在黑暗中过了很久,时间被冻结了。突然有阵叽叽喳喳的声音打破了冰,开始流动起来,意识随之不断沉浮,飘飘忽忽地。旁边像是有团火,一点一点地融掉黑暗——他醒了。叶修觉得喉咙像被火燎过,开始忍不住地咳嗽起来。他刚想打量下四周,就看见前面有个眉清目秀的小青年一脸惊魂未定的看着自己。于是用自己的破锣嗓子,笑着说:“小兄弟别紧张,判官觉得我是个大好人,就把我放回来造福人间了,一时半会儿不急着再找我。”又忍不住咳了两声“多谢诸位出手相助。”

  蓝河听到他说话,回了回魂,说:“不必多谢,相逢即是有缘。在下蓝溪阁蓝河,不知兄台是?”

  叶修没有答话,只是看着怀里的伞。久到蓝河以为他有什么难言之隐,不便答话。才听到一句:

  “……君莫笑。”

  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